女焊工:焊接就像绣花 焊枪就是我的“绣花针”

女焊工:焊接就像绣花 焊枪就是我的“绣花针”

2017年01月23日 09:17 来源:中国青年报
 

  “焊接就像绣花一样,焊枪就是我的‘绣花针’”

  赵小燕:爱穿旗袍的女焊工

  记者 蒋欣

  “你看,我两只手的手腕粗细不一样,右手比左手更粗一些。”赵小燕伸出双手,转了转手腕比较。

  再回北京,冬天干燥的气候让这双白净的手有些蜕皮,但从皮肤纹路和指甲的细节依然能看出,这双手的女主人十分爱惜它,“是这双手改变了我的人生”。

  正如赵小燕所说,在过去20年中,她用这双手从焊接“小学徒”成长为拥有国家专利的焊工大师,并获得了2016年中华技能大奖,“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也是在这20年里,500~1000摄氏度高温的焊花几乎每天都只隔着一层防护服与她的双手见面,只要稍不留意就会烙下永不消褪的疤痕;长时间右手持焊枪,也让她的右手更加壮实。她一直觉得:“与焊枪为伍的日子过得很快,20年就像一天,一晃眼就过去了,取得的成绩只是附加值,练好手上技术才是根本。”

  “磨完这些板子我就让你学焊接”

  赵小燕记得很清楚,与焊接结缘那年,也是在北京的冬天。

  1996年年底,身为家中老大的她,初中还未毕业就跟着同乡从陕北老家进京闯荡,为家减负。她得到的第一份工作并不是焊接,而是在北京第二制药厂制造制药装备的厂房里打扫卫生。赵小燕回忆,当时厂区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大郊亭,一到冬天满地枯叶和灰尘,比陕北老家还多了几分荒凉,一起进城的同乡都在厂里做焊接,只有她每天要打扫1000多平方米的厂区。

  委屈和不服袭向当时还不到17岁的女孩,尤其在她几次提出想跟着厂里老师傅学习焊接技术,却被“你个儿太小了,又是女的,干不了这个”的理由拒绝后,心里攒的劲儿一下子涌了出来。“我也想学一门本事,他们越说我不行,我越要证明给他们看”。

  赵小燕发现,因为嫌脏怕累,车间的角落里一直堆着一堆钢板没人愿意磨。扫了3个星期的地后,她主动和经理请缨做这份工作。经理告诉赵小燕:“你磨完这些板子我就让师傅带你学焊接。”

  面对一块块1.5m×1.5m大小,每块4毫米厚的钢板,当时体重才80多斤的赵小燕连搬起来都费劲儿,直径250毫米的砂轮机,她“使出吃奶的劲儿”才能微微拧动……车间里10多个人,只有她一个女孩,连续20多天,她咬着牙蹲在角落里磨完了80块钢板,有时会磨到手抽筋,连筷子都拿不住。

  她终于如愿可以接触焊接。“我一直记得获得认可时的感觉,既高兴,又心酸。”

  “我最先焊完,也焊得最好”

  最初开始进行焊接工作时,赵小燕并未得到师傅的重用。当师兄们都在焊接产品的时候,她被安排的工作是焊接厂区的护栏,工人们坐的板凳,以及继续磨钢板……唯一可以接触产品制作的机会,是焊接排水管道,由于焊接的位置特别低,需要整个人趴在脏水里焊接,能吃苦身体灵巧的赵小燕往往成为师傅和师兄们选中去焊接的第一人选。

  她把握着每一个可以练习的机会。休息时,赵小燕会拿着两根棍子反复走直线,熟悉拿焊枪的姿势,她明白,许多产品从不会给焊工“再来一次”的机会,所以在进行每一项产品焊接之前,她会捡车间里的烂条子反复琢磨焊接方法。一次,车间主任组织赵小燕与其他3名焊工比赛铁板焊接,赵小燕的作品一下子脱颖而出。“我最先焊完,也焊得最好”。

  1998年,赵小燕报考“国家安全特种作业证”时,考试内容对她来说已经没有难度。此后几年,她考取了特种设备焊接操作人员证、焊接高级技师证书等专业资质,掌握了手工氩弧焊及自动焊、管全位置自动焊等多项焊接工艺和技术。认可逐渐多于否定,“以前都是别人不愿意干的我来干,后来是别人不好干的我来干”。

  2011年,楚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引进赵小燕担任技术工程师,刚开工的第一天,她就遇到了“考验”——车间里的几个老师傅在研究采用手工氩弧焊技术,将两根直径24.5毫米、管壁厚度为1.65毫米的管道焊接在一起,由于管壁很薄,对焊接的技术参数和焊工操作手势要求极为严格,稍不注意就会焊透、变形,造成次品或废品。

  “小赵,要不你上手试试?”

  赵小燕说:“老师傅对自己焊接的效果并不满意,也想试试我的能力。”赵小燕操作完成的焊接作品,焊接处光滑、没有断接和残留,师傅们立马改口称“赵老师”,向她请教焊法。

  爱穿旗袍

  如今的赵小燕,除了从事焊接工作,也成为众多新人的“导师”。2011年9月至今,赵小燕培训的特种设备焊接操作人员超过400人次,实操项目超过600项,经她培训的焊工,考试合格率在99%以上。车间里的年轻人常说:“有不懂的地方就找赵老师问,她什么都知道。”

  在赵小燕看来,焊接会因为产品材质的不同,方法上有所差别,但通过不断练习总结的焊接技术和手感才是基础,再辅以理论知识,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2011年,赵小燕到陕西省安康学院学习行政管理函授课程,一方面考取大专学历,一方面提升理论水平,将所学运用于工作实践。

  2015年,赵小燕对冻干机板层(制药装备中的一种重要部件)项目的成功焊接,获得了国家专利局批准的实用新型专利。她还成功实现了洗涤过滤干燥机设备中最不容易焊接的层状烧结网的手工氩弧焊焊接,焊缝质量优良。

  由于一直和一群男人待在车间作业,赵小燕说自己也变得有些“女汉子”,前些年,她基本不怎么打扮,工服是她穿得最多的服装。但她对待每一件手里的焊接作业时,依然保证认真细致。“焊接就像绣花一样,焊枪就是我的‘绣花针’,‘一针一线’都要用心,因为这关系到整个产品的质量。”赵小燕说,对于医药装备而言,其各个系统都要靠焊接连接在一起,稍有瑕疵,就会影响装备质量水平,进而影响药品质量、药品安全。

  2016年12月24日,赵小燕又以兼任“湖南省科协常务委员”的新身份回到北京参加能力提升研修班。临走前,赵小燕去了一趟当地有名的旗袍专卖店“裕之岛”,为自己私人定制了一套适合自己气场的旗袍。穿上旗袍的赵小燕,端庄典雅,从此,身上多了一个名头——爱穿旗袍的女焊工。

 


女焊工:焊接就像绣花 焊枪就是我的“绣花针”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