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瑞“亲密接触”传递了哪些信号?

2017年01月22日 22:11 来源:国是直通车
分享

  没有握手寒暄的客套,拎着深色挎包进入会议室作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后,瑞士联邦主席多丽丝·洛伊特哈德就开始直接面对媒体的轮番发问。从推门进入到结束全部采访的约两个小时里,全程陪同这位瑞士历史上第三位女性国家元首的只有一位新闻官。

  1月12日,堪称现年53岁的洛伊特哈德的“中国媒体日”,从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半开始,她接受了超过十多家中国媒体的采访,而“习近平访问瑞士”则是贯穿整场活动的核心主题。

  从1月15日至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瑞士进行了国事访问,并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访问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奥委会。据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介绍,此次访问是2017年中国外交的开篇之举,也是新世纪以来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而习近平也成为首次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以及历史上第一位到访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国际奥委会的中国最高领导人。

  “当前我们看到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开始增多,瑞中两国携手合作可以避免这一问题的进一步激化。因为双方都相信,开放和竞争是一件好事情。”洛伊特哈德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在她看来,对于世界而言,瑞中间的合作具有示范意义,而且两国还可以在多边合作机制中发挥作用。

  洛伊特哈德还表示,当今世界面临诸多变化,一些大国的领导人因为大选已经或可能会发生变化,而一些国家相互间的关系依旧紧张。在这种背景下,中国不仅能发挥世界大国的重要作用,也将是保持世界稳定的重要因素。

瑞士各地华人华侨聚集在伯尔尼联邦大厦外欢迎习近平到访。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大小国家间的合作典范

  难民危机持续发酵,英国脱欧进一步撕裂欧洲,在纷乱的2016年里,瑞士圣哥达隧道的开通是一件具有强心针意义的盛事,被法国总统奥朗德称作是“开放和自由的象征”“打通的是通往欧洲未来的道路”。

  圣哥达隧道穿越阿尔卑斯山,总长度达到57公里,是目前全球最长的铁路隧道,成为北欧和南欧之间的一个重要交通连接点。2016年6月,这条建设用时达17年之久的隧道开通当天,在时任瑞士联邦主席约翰·施奈德-阿曼的陪同下,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时任意大利总理伦齐等欧洲国家领导人搭乘了通过该隧道的首列火车。

  作为当时的瑞士联邦副主席兼环境、交通、能源与通信部长,洛伊特哈德是圣哥达隧道的直接负责人。在她看来,虽然从国土面积和人口上来看,瑞士是小国,但在经济上,瑞士却是大国,是全球第19大经济体,2015年瑞士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GDP)更是超过八万美元,位居世界第二。

  处于欧洲心脏地位的瑞士,在推动欧洲经济的提振和发展上,起着“发动机”和“稳定器”的作用。洛伊特哈德认为,在世界经济处于下行期、经济全球化面临严重挑战的时候,中国不论是在促进经济发展还是在应对世界变局方面,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此外,在历史上,作为永久中立国的瑞士一定程度上也扮演着不同国家和不同大陆之间的“搭桥”角色。“我们的角色是很特殊的,当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不是去干涉,而是提供建议、从中斡旋。”洛伊特哈德对中新社记者说。在她看来,这也是为什么中瑞之间虽然差异巨大但关系发展比较顺利、两国政府仍保持互信的重要原因之一。

  1950年初,顶着巨大的压力,瑞士成为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之一。这之后,中瑞关系的发展历程中拥有越来越多的“第一”:1980年,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刚刚开启,瑞士企业便与中方成立了第一家中外合资的工业企业;进入新世纪, 2007年,瑞士成为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欧洲大陆国家;2014年,瑞士成为中国在欧洲大陆的首个自贸伙伴;2016年,瑞士成为中国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国。

由瑞士SGS集团投资建立的亚洲首家第三方风能技术中心落户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中新社发 潘旭临 摄

  “瑞士的‘永久中立国’身份让武力被排除在瑞士面对分歧、解决问题时的选项之外,因此,只有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和冲突。” 瑞士外交部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秘书约翰内斯·马亚思对中新社记者说。

  当地时间2017年1月15日,在洛伊特哈德的陪同下,习近平乘坐瑞士政府专列自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前往瑞士首都伯尔尼。在专列行进过程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受洛伊特哈德主席夫妇邀请,双方品茶畅谈。习近平表示,中瑞双方在很多国际问题上看法相近,我们愿同瑞方密切在国际事务中协调。“中瑞关系堪称大小国家合作典范。”习近平强调说。

  在访瑞前夕,习近平在瑞士媒体发表题为《深化务实合作共谋和平发展》的署名文章,称两国要完善中瑞自由贸易区,积极探讨升级中瑞自由贸易协定,发挥其示范作用,共同维护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和投资体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认为,瑞士已经从与中国的贸易伙伴关系中获益,这也已经在欧洲形成一种示范效应,而中瑞自贸协定的升级将使这种示范效应扩大化。

  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

  “中国的对外开放会走回头路吗?”在习近平即将飞抵瑞士进行访问前夕,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瑞士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UNOG)大使瓦伦丁·策尔维格尔反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数天之后,在瑞士小镇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时,习近平则恰好对这一问题作出了明确回应:

  “我们要坚定不移发展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在开放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搞保护主义如同把自己关进黑屋子,看似躲过了风吹雨打,但也隔绝了阳光和空气。打贸易战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要坚持多边主义,维护多边体制权威性和有效性。要践行承诺、遵守规则,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取舍或选择。《巴黎协定》符合全球发展大方向,成果来之不易,应该共同坚守,不能轻言放弃。这是我们对子孙后代必须担负的责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将习近平在达沃斯提出的“中国方案”看作是是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中国推出的引领全球治理方案的延续。在他看来,这将会进一步推动全球经济治理向着更加公平、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在此进程中,也会为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争取更多制度性权利。在2016年9月举行的G20杭州峰会上,达成了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等一系列文件,被广泛认为是阻止全球化逆转的重要举措。

  “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在达沃斯的演讲中,习近平进一步强调说。

  在全球化问题上,洛伊特哈德支持了来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观点,称她与习近平有着共同的“价值观与理念”,即只有开放与包容才能给全球经济带来共赢。“只有开放及开放的经济体能带来更好的结果。如今,全球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合作远远优于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 洛伊特哈德说。

  另附专访:

  瑞士联邦主席洛伊特哈德:瑞中合作具有示范意义

  文/徐方清

  中新社:中瑞两国关系的历史中,有许多开创性地“第一”。而现实的情况是,两国间不论是在国土面积、人口、文化和政治体制上,都有着明显的差异。为什么中瑞之间能有更多的共通点?

  洛伊特哈德:在历史上,作为中立国的瑞士一定程度扮演着不同国家和不同大陆之间的“搭桥”角色。我们的角色是很特殊的,当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不是去干涉,而是提供建议、从中斡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是最早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此外,瑞士位于欧洲的心脏,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也是欧洲市场的一部分。这或许也是中国愿意加强同瑞士合作的原因之一。

  中新社:进入21世纪,中瑞关系中依然频繁出现“第一次”,比如,瑞士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欧洲大陆国家,也是中国在欧洲大陆的首个自贸伙伴。上世纪50年代瑞士同中国建交的时候,瑞士政府是顶着巨大压力的,现在瑞士在进一步拓展对华关系时,这种外部压力还存在吗?

  洛伊特哈德:中国是一个体量庞大的国家,我们总在说,总有一天你会看到,中国会再度回到世界领导者的位置上。在这个过程中,瑞士会起到积极的推动和支持作用。

  中国的发展依然在路上,拿正在推进的城镇化来说,中国需要生产足够的食品和各类产品来满足新增的需求,扩大内需市场,保证6%至7%的经济增速等等。作为一个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的国家,瑞士有很多东西可以与中国分享。这也许才是瑞士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新社:你提到瑞士位于欧洲的心脏,那么在促进中国和西欧进一步发展关系、减少误解上,瑞士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洛伊特哈德:尽管瑞士不是欧盟成员国,国家也很小,但是我们在许多方面都是“发动机”,在多项排名上我们都是全球领先。在经济上,瑞士是全球第19大经济体。当前我们看到,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开始增多,瑞中两国携手合作可以避免这一问题的进一步激化。因为双方都相信,开放和竞争是一件好事情。对于世界而言,这种合作具有示范意义。

  此外,瑞中两国还可以在多边合作机制中发挥作用。我期待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聆听习主席在这一问题上的见解,特别是中国将如何为世界经济稳定做出贡献。

  (实习生曹然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冯玲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