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精英“捕获”的美国

2017年01月23日 16:01 来源:羊城晚报
分享

  被精英“捕获”的美国

  当地时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宣布就任美国总统。刚一上任,特朗普就“拆解”了奥巴马医改方案、宣布退出TPP。这些政策都是他在上任之前就屡次承诺的。这样一来,更加加深了大家对特朗普政府未来政策走向的疑虑。纵观世界舆论,大家都对特朗普的政策带有一种不太乐观的情绪。对于他的上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伯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更是抱着一种深深的不安。

  英国《展望》杂志2017年1月号发布了福山的文章《美国已成为失败国家》。福山在文中称“说到美国衰败的政治制度,我一点也不乐观”。在最新的这篇文章里,福山认为特朗普能当选美国总统是美国政治制度失败的产物。

  30年前,福山曾写下《历史的终结》一文。当时他宣称,历史演进表明,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民主将是所有国家的必然归宿,历史走到了终点。从“历史的终结”到“美国的失败”,是什么让福山的想法有了一个180度的转变?

  福山把美国政治体制的功能失调归结为两个关键词“精英捕获”和“否决制”。这都是源于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的扩大,而“精英捕获”和“否决制”也在加剧着社会不公和贫富差距。

  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少数的精英越来越富,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则越来越穷。在这个大背景下,大量利益群体兴起。这些利益群体坐拥巨量财富,组织完备,其中不仅包括企业说客,还有环境组织、企业联合、个人富豪,这些组织和富豪都能筹集到跟民主、共和两党中任何一党几乎一样多的资金。

  而美国的体制将权力广泛分散在政府内部彼此相竞的分支中。无论是联邦层面的行政、司法、立法等机构还是各州都保留了巨大的权力。任何一个方面的不合作就能让一项法案搁浅。这样一种体制加上贫富两极分化和强大利益群体的崛起,便造成了这样一种局面:特殊利益群体可以否决对他们有害的举措,而致力于公共利益的集体行动则变得极难达成。就拿联邦预算来说,已经持续十多年无法在所谓的“常规出货”程序下获得通过。

  利益集团绑架政府政策还有一个恶果,就是让每一项法案都必须在各方的利益中求取平衡,最终形成一份晦涩难懂大部头的法律文件。奥巴马医改方案洋洋洒洒写了2000多页,而美国税法典更是有10000页之多,其免税和补贴条款对一般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书”。

  福山将“政治衰败”定义为组织完备的利益群体对政治权力的捕获,这些群体以牺牲更广泛的公众利益为代价,为谋求自身利益而扭曲体制。在就职演讲中,特朗普也严词抨击华盛顿政治精英“肥了自己、瘦了民众”。在这一点上,福山倒是跟特朗普不谋而合。

  福山认为,最近几十年里,随着组织完备的精英利用否决制维护他们的利益,美国的政治体制历经挑战。当一些人在政治进程中比其他人拥有更多发言权,各级政府和议会的代表性即出现危机。而这种不公正,最终又加剧了社会上的不平等,从而让有钱人更有钱,穷人更难获得上升通道。(羊城晚报记者 赵鹏)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