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投资六个账户不能提现关联公司找不到人 真遇骗局?

2017年02月26日 04:16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

  对话 陈满

  为何

  相信维卡币

  我们(指他与介绍投资维卡币的人)认识时间不长,第一看人,人不靠谱的话说得再好的项目都不去做。

  现在

  还相信吗

  “我们现在不谈这个事情好不好,适当的时候答案就会揭晓,也许是我来揭晓答案,也许是别人。”

  查账

  陈满多笔投资 转入私人账户

  24日晚,陈满大哥陈忆将其从成都带回家后,曾苦口婆心劝说陈满,但陈满依旧认为自己是正当投资,项目没有问题。“我两兄弟还为这个事情大吵了一架。”昨日下午,陈忆专门找来一位在银行上班的同学登录了陈满的维卡币交易平台,“他总共开了六个账户 ,上面确实看到陈满有很多钱,虚拟的货币维卡币。”陈忆说。

  在陈满辅助下,这位朋友试图对陈满6个账户内的维卡币进行交易,卖出维卡币提现。但却发现,虽然6个账户每一个账户都可以操作,“但到了最后一步提现时,却始终操作不了。”陈忆还表示,他还曾陪陈满到银行去查了转账记录,“转了很多笔,都是网上转的。全都转到了私人账户中。”

  “他中毒太深,可以用病入膏肓来形容。”陈忆感慨。“从24号开始,直到今天下午,家人和朋友都在做陈满的思想工作,但还是做不通。我们又不能强来,担心他心理落差太大,这样要出问题。他二哥现在精神上已经有问题了,万一他再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个家真的就垮了。”

  陈忆介绍,发现维卡币无法提现后,陈满已经意识到投资出问题了,“所有人都在劝他报警,但陈满还抱有一定希望。目前他还能和当初怂恿他买维卡币的人联系,但已不知道对方人在哪里。”

昨天上午,警方来到“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三圣乡的办公地点查看

  查人

  警方现场调查 关联公司成谜

  此前一天,成都商报记者探访过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方对陈满投资一事闭口不谈。昨日上午10点,成都商报记者在该公司现场看到,公司的办公场所大门紧闭。

  “昨天傍晚就走了。”旁边农家乐的老板回忆。另一个做自行车生意的老板则表示,昨天有人来打听过,“没让他进去,他走了之后几个小时,屋子里头的人就离开了。”

  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几名身着警服的男子来到现场。“我们是三圣乡派出所的。”其中一名警员拿出手机,翻出红星新闻的链接,“这个公司很隐蔽,不好找,我们看着这个图找的,找了三圈才找到。”警方在现场查看了院内情况,并向附近人员仔细询问了院内人士的情况。

  在该公司的一个网站上,全是有关维卡币的相关介绍,在“联系我们”处,联系人即是一个名叫田某某的人。而田某某,正是工商登记信息里,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成都商报记者拨打该网站田某某留下的手机号码,显示对方已关机。另外,在新浪微博中,成都商报记者也发现了一位疑似田某某的博主。但一夜之间,上面的微博信息也全部被清空。

  工商登记信息中,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两家关联企业。其中一家为四川海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地址在三圣街道红砂社区联合二组303号附121号。成都商报记者实地查看发现,该处为红砂社区办公地点,并无该公司踪迹。同样,另外一家关联企业名叫四川沐奇日用化妆品有限公司,地址在高新区新雅东街32号1层。不过,新雅东街32号是一个名叫新发型的理发店。

陈满 资料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骆云飞 摄
陈满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成都商报对话陈满:

  避谈投资问题 “适当时答案会揭晓”

  在家里陈满很忙,不时有媒体追问他是否上当受骗,家人和同学也苦口婆心地劝他报警,陈满十分疲惫。

  在陈满家客厅西北角,桌子上放有两尊神像,神像面前供有水果,三支未燃尽的香插在香炉里,神像旁边还有“财源广进”字样。问及陈满是不是做生意后开始信这个,陈满说,佛教讲究因果,所以要多积德,做好事肯定有好报,“佛在心中。”

  陈满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虽入狱二十多年,但在狱中从未停止过学习。“我看的东西比较杂,商界的很多,马云、史玉柱、比尔·盖茨、李嘉诚等等。”陈满说,他直到现在还在订阅《商界》和《企业管理》,边学习边思考。

  在他的家里,两大箱书刚拆封,有诸子百家、还有《史记》、《易经》以及一些国学经典。“观念是要不断更新的。”陈满认为,这个社会是变化发展的,要紧跟社会的趋势,才不会被淘汰,所以他要不断学习,看书、参加“总裁班”也是在提高自己。

  说起投资,陈满总是说起“二八定律”,即全部的市场投资者中,八成人是亏的,只有二成人是赚的。“为什么会在投资过程中,只有20%的聪明人赚钱,因为他们抓住了商机,懂得怎么做,我就要做那20%的人。”“我们不能用常规的思维,常规的观点来看特殊的时期,特殊阶段的情况。”

  陈满认为,他选择维卡币,是事先经过仔细了解的,据介绍, 他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喝茶的时候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人,“刚开始他还是不愿讲,后来忍不住才给我讲了这个。”陈满觉得和这个人投缘,才选择了这个项目“我们认识时间不长,第一看人,人不靠谱的话说得再好的项目都不去做。”陈满介绍,当天他认为朋友给他推荐的人不错,“当时觉得谈得很顺畅,最开心的一个下午,谈了很多,人生经历,观点看法都是很接近的。”

  对于自己一共投资多少钱,如何进行投资,此前的投资是否收回,维卡币账户为何不能交易提现,陈满没有正面回答,对于投资话题他十分回避。但跟前天的信心十足不同,他似乎也变得不那么坚定了,“我们现在不谈这个事情好不好,适当的时候答案就会揭晓,也许是我来揭晓答案,也许是别人。”

  陈满哥嫂:总裁班一节课1000元

  24日从成都返回家中起, 陈忆和陈满哥俩在关于“投资”这一事情上争执就没有停息过。从绵阳赶回来的陈忆的爱人李宇琪说起弟弟陈满近期变化,一脸愁容。

  “哥嫂几个,他最信任的是我,一直喊我三姐。”大嫂李宇琪介绍,上世纪80年代的陈满,和大哥大嫂无话不谈,去年初无罪释放回家的陈满,有什么事情,也会和大哥大嫂商量一下。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陈满逐渐忙起来了,“他经常往成都跑,说是去学习,还要租房开工作室。”后来陈忆夫妇了解才知道,陈满参加的“总裁班”其实学费并不低,“据说1000元一节课。”陈忆说,渐渐地陈满和同学交流的时间少了,和哥嫂的话语也少了。

  “他与亲人之间渐渐疏远了。”李宇琪发现这个问题后,主动跟陈满交流,询问他近况,陈满显得有些不耐烦,被家人问及学习和投资一事,总是撂下一句“你们不要管,我心里有数。”

  这些变化让家人很担忧,最终让他们更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王万琼多次打电话来劝家人报警,陈满不同意,她表示很遗憾。”陈忆介绍,今日陈满要和徐昕见面,家人希望徐昕能够将这匹脱缰的“野马”拉回来。

  一条朋友圈

  公司股东晒账单 一天进36万

  上午11时许,一家快递公司来到“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三圣乡的办公地点准备投递,眼看大门从外面锁上,快递员拨通了快递单上收件人的电话。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快递单上收件人名字为“马某”,这个名字也同样出现在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中股东及监事栏。

  通过“马某”的手机号,记者检索到他的微信,其微信朋友圈中充斥着保时捷、苹果电脑的标识以及新项目等字样。一条1月11日的微信朋友圈中显示,“收364884元,这个姐姐太年轻,在医院上班,之前因为信任投入了一个小三合一……”附带的图中有两张为“工商银行转账凭条”,显示“马某”收到364884元的“货款”;另一张工行入账提醒的短信截图上,被其写上了“尾巴维卡币”字样。两张工商银行的转账凭证为同一天。记者尝试联系马某,电话接通后,马某对于维卡币的事情以及朋友圈内晒的账单,均予以了否认,并很快挂断了电话。之后,记者再度拨打其电话,均被直接挂断。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