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机关受理“宋振宁被电信诈骗猝死案”审查起诉

检察机关受理“宋振宁被电信诈骗猝死案”审查起诉

2017年04月28日 18:22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宋振宁被电信诈骗案”,经山东省临沂市公安机关侦查终结,于近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认定,2015年7月份以来,犯罪嫌疑人上官某某、李某某等27人交叉结伙,形成相对固定的多个犯罪团伙大肆进行电信网络诈骗活动,发送诈骗短信、拨打诈骗电话共计1600余万次,诈骗金额共计人民币1300余万元。其中2016年8月12日,上官某某等人冒充银行和公安人员电话诈骗山东理工大学学生宋振宁人民币1996元,同年8月23日宋振宁在山东省临沭县临沭镇家中猝死。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等人还涉嫌盗窃、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非法经营犯罪。

  该案涉案人员多,作案地域广,涉嫌犯罪事实多,侦查难度大,山东省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在最高检公诉厅指导下,提前介入侦查,依法引导取证,就事实认定、证据收集固定、法律适用等问题提出意见,保证了案件在法定期限内顺利办理。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此前报道】

  18岁大学生遭电信诈骗后猝死 骗子电话仍能打通

  “我孩子没了,我没有依靠了啊,小孩儿影子天天在我眼前晃,我求求你们,给我个小孩儿,给我个小孩儿……”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住院部病房里,王丽(化名)在病床上阵阵哀嚎。插入她手背的针头连着吊瓶垂下的塑料管,猛烈摆动。

  突然,王丽全身抽搐,硬挺挺地直躺在床上。七八个亲戚迅速围上去,揉捏她的胳膊、腿脚,病床跟着吱呀作响。

  8月23日,王丽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宋振宁。那天清晨5点多,她想叫儿子吃饭,进了房间,才发现儿子穿了条短裤安静地躺在沙发上,手指及肩膀已经发青,怎么叫也叫不醒了。

  18岁的宋振宁死了。到来的法医说,其死亡时间为凌晨3点左右,是猝死。随后,王丽因数次晕厥,被送至医院。

  宋振宁的父亲宋斌(化名)称,8月12日左右,儿子接到一个来自济南的陌生号码,电话那头一男子自称“××公安局的”,说他的农行信用卡被盗刷68000元。后来,宋振宁从自己余额不多的学费卡中,给对方账户汇入1996元。这些钱,本来应该是他大二学费的一部分。

  随即,宋发现那个自称是“××公安局”的男子是个骗子,自己上当了,他曾向当地警方报警。2000元相当于他三个多月的生活费,他很懊恼,几次和妈妈说:“你这钱得多长时间才能赚回来啊。”

  在猝死的当晚,宋振宁花了76.4元,从网上给母亲买了两双鞋,手机上的短信提示他:学费卡的余额还有184.78元。

  骗子冒充警察骗走他1996元

  8月29日,本是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宋振宁在山东理工大学第二学年的开始。

  就在开学前夕,他的手机记录显示,8月10日下午5点05分,他曾收到的一条短信,称将从他的卡上扣除信用卡年费1980元,如有疑问请详情咨询0531882764××,末尾标注来自某“银行”,发短信的号码显示为“955××”。

  手机拨号记录显示,宋振宁在收到短信后,分别于5点44、45、52、56分,四次拨打了短信所写的属地位于济南的8位咨询电话,但均未拨通。当日晚间8点31、33分,9点56分,他再次拨打了三次,还是没通。

  他的手机里,始终没有拨给发短信的“955××”。

  宋斌称,家里并没有办理任何信用卡。据家人推断,这条短信就是那起电信诈骗的开始。

  在接下来的8月11日、12日,宋振宁再次拨打6次0531882764××,终于在12日上午11点36分接通,显示通话12分8秒。但家人并不知道他在电话里与对方沟通了什么。

  记者于8月25日多次拨打此号码,均为线路正忙的提示音。

  宋斌回忆,8月12日左右,儿子说又接到一个来自济南的陌生号码,电话那头一男子自称“××公安局的”,说他的农行信用卡被盗刷68000元。

  宋振宁在接电话时做了记录,一张A4纸上方还写着4条编写C程序的判断题。下方用更大字的写了“济南市市中心经三路11号 ××银行 3362 六福珠宝店 昨天3点5分6万8千 0531859740××”。

  “6万8千”四个字下面着重加了两条横线。最后写的固话号码是“××公安局”。

  骗子电话仍然能打通

  宋振宁的手机记录显示,正是在8月12日中午11点49分,拨通上述0531属地位于济南的固定电话号码,并且通话了很久:1时15分26秒。

  正是在这期间,宋振宁在自动取款机上往指定账户转了1996元。中国农业银行的交易小票显示,交易时间为8月12日12点40分。

  宋斌称:“孩子拿着电话就走了,不知道他都说了什么”。

  通话记录显示,打完钱之后,8月12日下午1点52、53、54分,4点17、18、23分六次拨打所谓的“××公安”电话,只有两次接通,接通时长分别为12秒和39秒。

  打完钱,宋振宁回拨固定电话,没有人接,他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宋振宁的父亲说,当天下午,他和他表姐一起去临沭县巡警大队报了警。

  8月25日下午,记者拨通上述两固定电话,其中一个号码仍然能打通。接电话的人为广东口音,自称是××公安的“张姓民警”,被问及宋振宁信用卡被盗刷一事时,对方称是“王警官”在负责,要宋亲自给他们打电话。宋斌称,儿子曾向其透露打电话的“××公安民警”姓李。

  8月25日,记者从临沭县县委宣传部证实,8月12日下午,临沭县城北派出所接到了宋振宁的报警,初步判断号码为诈骗电话,目前警方已就此事展开调查。

  死前给母亲买了两双鞋

  宋振宁曾以590多分的成绩考入山东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这让全家人骄傲。

  “爱临沭”微信公众号曾在2015年10月19日发布临沭一中英才榜,宋振宁榜上有名。

  宋斌靠给人修车挣点辛苦钱,王丽主要靠养猪、做针线活养家,这个家庭每月的收入几乎全部供了儿子读书。

  王丽说,儿子一向懂事、听话,什么时候都为家里着想。儿子一个月生活费600块钱,笔记本电脑也不舍得买。他心疼被骗的近2000元,好几次和王丽说:“这两千块干啥不好啊,能买多少东西。妈妈得多长时间才能挣回来啊。”

  意识到被骗后,自责的情绪笼罩着宋振宁。他觉得自己“智商低”,多次和王丽说“我的智商连一年级的水平也不如”。

  家人曾安慰他。宋斌觉得,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安慰儿子“爸爸两天就能把钱赚回来”。王丽也让他放宽心,甚至在刚得知宋振宁信用卡被盗刷六万多元时,说“那能怎么办呢,一点一点还吧,没事”。

  但是,宋振宁走得让人猝不及防。

  2016年8月22日晚上,宋振宁胃口显得很好,吃了四碗饭。宋斌和王丽没看出来儿子有任何的异样。当晚8点31分,宋振宁花了76.4元,从网上给王丽买了两双鞋,发来的短信提示他:学费卡的余额还有184.78元。

  “再给我个小孩儿”

  8月23日早上,宋振宁僵硬的身体被母亲发现时,他留下的表情显得格外平静。

  宋振宁的家属称,宋体检一向正常,没有其他疾病,当天,120急救人员赶到后判断宋为猝死。家属又叫来公安和法医,法医勘察现场后判断宋振宁符合猝死情形。临沭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史佩升也证实了猝死的说法。

  宋振宁的朋友圈总共只有三条信息,全是转发的文章,没有只言片语的评论。宋振宁的表姐觉得他很内向,“所有的东西都压在心里,不说,也不太和什么朋友出去耍”。

  宋振宁大学同班同学在23日得知了他猝死的消息,他的室友曲连(化名)和他同屋住了一年,对他的印象是“忠厚老实,真的很好很好”,“他学习一直名列前茅,经常是我们起床时发现他已经去了自习室。”

  与宋振宁高中同班的孙雨(化名)曾是他的同桌,他说宋振宁“很内向,很老实,和女生一聊天就脸红,很不错的同学,太可惜了”。

  按照当地的习俗,23日当天,宋振宁就火化并下葬了。宋家的多名亲属纷纷赶回临沭,守在宋斌和王丽身旁。多位亲属告诉记者,在下葬的过程中,父母因过度伤心几度晕厥,王丽随即也病发住进了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

  宋斌留在临沭县的家中休养,想起儿子,眼泪从他黝黑的皮肤上跌落下来。他说,希望能早日抓获骗儿子钱的诈骗犯,并警醒他人,不要再因电信诈骗而上当。

  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宋斌跌落在地上,全身僵硬,全身抽搐。亲戚围上去揉捏他的手脚,他嘶哑着说:“我不行了,我想孩子,孩子就在我脑袋里晃啊……”

  8月25日,记者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见到了王丽。她手背挂着点滴,说起自己的孩子,就发生了最初的那一幕:她呼喊着,说眼前都是小孩的影子。

  王丽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病房,像寻求最后地救命稻草一般,迫切地想再要一个小孩。(来源:澎湃新闻)

 


检察机关受理“宋振宁被电信诈骗猝死案”审查起诉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