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股救子”父亲回应质疑 称将来靠工作给孩子治病

2017年02月23日 04: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北京2月23日电(吕春荣)炒作、骗捐、第二个罗尔……一个月前,重庆父亲樊富贵万万没想到自己情急之下做出的“打股救子”举动能引起那么多媒体的关注。而一个月后,他仍然没想通,自己的救子行为为何遭受这么多质疑。

  2017年1月中旬,为给孩子治疗眼疾,樊富贵在北京寒冷的街头手举棍子,脱衣跪地求路人“责打”,写明“一棍十元”。也因“打股救子”的举动,樊富贵受到了舆论的关注,一方面,许多爱心人士给他的孩子捐助了7万余元的手术费用;但另一方面,许多质疑也纷至沓来。

  孩子当前情况如何?“打股救子”是炒作么?怎么看待“骗捐”的说法?……22日下午,樊富贵的孩子在北京儿童医院成功进行了左眼手术治疗,手术前,他接受了(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的专访,回应外界的一些质疑,同时也谈了未来的一些打算。

图为“打股救子”父亲樊富贵在北京儿童医院旁租的不到6平米大的房间里接受记者采访。 吕春荣 摄

  孩子当前情况咋样?

  ——完全治愈非常难,有医生建议装义眼

  记者:孩子目前情况如何?术后能恢复正常视力么?

  樊富贵:孩子存在虹膜缺损、青光眼、白内障等问题,跟正常人视力不一样,正常人看外面视野是开阔的,而他只能看到一团。手术前,医生告知我们,治愈相当难,手术后只能恢复到比目前视力差一点的水平。而今后,只能通过手术及药物来控制视力,这是最好的情况。

  也有医生表示,孩子的眼睛不好治,建议安义眼。原本自己不知道什么是义眼,然后一查就是假眼睛,人安假眼睛有什么用?当时很伤心很伤感,感觉儿子还那么小,看不到世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捐款还剩多少?

  ——做完两次手术就差不多用完了

  记者:目前,孩子的手术费用大概多少?捐款还剩多少?

  樊富贵:不包括检查费,这次单纯左眼的手术费用就3万元左右。目前,包括来北京的一些其他费用,之前募款的7万元当前只剩3万多元。再做右眼手术的话,大概就差不多用完了。

  至于后续的手术费用,医生说无法估量,因为下次手术要根据疾病情况、恢复情况及药物控制情况,若相关条件向好,有可能一年一次手术,但如果自身免疫不好、生长不好,可能两三个月就要做一次手术,而一次手术费用最少也要两万多元。

图为樊富贵在北京街头弹吉他,感谢出手相助的好心人。吕春荣 摄

  为何暂停接受捐助?

  ——怕被认为骗捐,将来靠工作给孩子治病

  记者:为何暂停接受外界的捐助?

  樊富贵:网上把我(募捐)账号都屏蔽了,媒体如果再帮我推广出去,就会产生骗捐的感觉,我也不想引起大家议论。等这两次手术做完了,自己去上班,一边上班,一边给孩子治病。

  未来,想找一份餐饮方面的工作。至于工作地点,应该不会在北京等大城市,毕竟房租、消费太高,承担不起,会选择一些三线城市去工作,找一份真正能打工挣到钱的工作。

  怎么看“骗捐”?

  ——“打股救子”是被逼的,也并非炒作

  记者:怎么看一些网友认为你“骗捐”?

  樊富贵: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我看到很多这样的评论,我相信很多网友的初衷是好的,希望(事情)有好的发展,这无可厚非。“打股救子”这种办法也是被逼的,当时一时情急。当初有这种举动,主要是想让更多人关注,以让孩子得到帮助,当初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

  说实在的,没想到能引起这么多的报道,但绝对不是炒作,如果是的话,自己不会买火车票回家。

  上个月来北京,身上也带了一两万元,后来辗转各个医院,给孩子看病也花了七八千元,这些钱有些也是来自一些人的捐款。为救孩子,自己也想尽方法,诸如在重庆,曾把微信二维码贴在身上,还会在街头吉他弹唱。

图为樊富贵和妻子带着孩子走向手术室。吕春荣 摄

  看病期间有工作么?

  ——曾送过外卖,月薪三四千

  记者:看病期间,你工作过吗?

  樊富贵:如果不工作,我们吃什么?之前,在重庆,在某平台送快餐,月薪三四千元。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已经花了几万元。其实,在孩子出生之前,自己也曾经创业过,投资十几万元弄加工厂,后来倒闭了,不然也不会走到这种地步。以前,月入几千元,家里还是有些剩余,后面孩子生病了就着急。

  家里还有资产么?

  ——负债一万多元,不太好向亲戚借了

  记者:家里还有资产么?之前找人借过钱么?

  樊富贵:当前,家里哪有什么资产,家在农村,如果在城里,房子早就卖了。 目前,并没有太多负债,只向亲戚借了一万多元,亲戚说,小孩子看病要紧,钱以后可以慢慢还。现在也不太好向亲戚借了,他们生活也不容易。

  还会向社会求助么?

  ——不知道怎么再向社会开口

  记者:将来,如果工作收入实在负担不起孩子的手术费用,还会再向社会求助么?

  樊富贵: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再向社会开口。觉得这么筹钱,会被认为是骗人的,怕被议论,怕误解。不过,如果实在没办法,就算被误解,也可以接受。

图为樊富贵背着吉他走出医院旁边租来的住所。吕春荣 摄

  会觉得委屈么?哭过么?

  ——不在妻子面前哭,对孩子很愧疚

  记者:因孩子治病,做这么多会觉得委屈么?有为小孩子哭过么?

  樊富贵:委屈不觉得,就觉得很难受,把小孩生成这样子,对孩子很惭愧。

  哭?看老婆哭了很多次,自己会开导她。不过,自己不在老婆面前哭,老婆内心很脆弱,不想让她更难过,她本身压力很大,嫁给自己没享受过一天幸福,自己对老婆很愧疚。其实,背地里,自己还是会偷偷流眼泪的。

  你是个合格的爸爸么?

  ——我是个不称职的爸爸,心里很惭愧

  记者:你为孩子做了很多,你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爸爸么?

  樊富贵:自己不够好,连自己小孩子生病都治疗不起,自己并不称职,觉得自己生下了孩子,没有能力保护好孩子,心里很惭愧。

  会再要一个孩子么?

  ——有想过,但也有担心

  记者:有想过放弃孩子的治疗么?会不会再要一个孩子?

  樊富贵:身为父亲,当初就想,我们在一天,就不会放弃为孩子治疗。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是有过,因为如果这个孩子真失明了,我们老了以后,谁来照顾他?所以,再要一个孩子的话,将来这个孩子也有一个依靠。不过,也担心再要一个孩子,怕有同样的问题。(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