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诺奖得主弗雷泽来华拜年:我的下一个目标在中国

新晋诺奖得主弗雷泽来华拜年:我的下一个目标在中国

2017年01月19日 20: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晋诺奖得主弗雷泽来华拜年:我的下一个目标在中国
弗雷泽在天津大学药学院实验室。 陈晓金 摄

  天津1月19日电(记者 张道正 通讯员 刘晓艳 )“鸡年大吉!”手捧着中国鸡年的毛绒玩具,新晋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天津大学外专千人计划教授詹姆斯·弗雷泽·斯托达特开心地向他在中国天津大学药学院的工作伙伴祝贺即将到来的春节。

  弗雷泽此行是前来参加20日在京举行的外国专家座谈会。1月19日,他刻意在好友天津大学药学院院长西格尔的陪同下回到天津大学,这也是他获得诺贝尔奖后首次回校。

  来天大任教是我做的最好最愉快的决定

  尽管天津大学已进入寒假,但在药学院的分子科学实验室里,老师和学生们依然在忙碌。弗雷泽的到来,让实验室的师生感到非常开心。看到他们寒假期间还在做科研,弗雷泽鼓励同学们“科研工作者没有假期,靠的就是勤奋。”

  看到他在天津大学筹建起来的实验室已初具规模,弗雷泽感慨地说,“来天大任教,是我做的最好最愉快的一个决定。”

  谈到当时决定到天大来任教,弗雷泽说,理由非常简单,是西格尔的行为鼓励了他。弗雷泽和西格尔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在一所学校共事。之后,西格尔远赴瑞士,接受苏黎世大学提供的职位邀请,随后他又来到中国的天津大学。“作为一个美国学者,能够在异国他乡,甚至是跨洲去探索和发展事业,西格尔的举动展示出一种极大的冒险精神,一种探险家想要兴致勃勃不断探索新世界的渴求。他的举动激励着我,让我无法拒绝咱们天大外专千人计划的邀请。”

  而事实上,天津大学药学院的快速发展,也让弗雷泽感到惊讶。“科研基础设施在不断升级、改造和更新,速度惊人,这令人印象深刻。”另一个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药学院的开放吸引了世界各地不同层次的师生前来执教和学习,这在他看来是非常有利于学院和学科发展的,“毕竟对于顶尖的高等教育来说,多元化是一个很重要指标,贯穿于人类活动的每一方面,这也恰恰是咱们药学院正在做的。”

  我的下一个目标在中国

  谈到未来的工作计划,弗雷泽说,他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来和学生在一起,“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在中国,主要是天津大学花更多的时间教育学生。”

  弗雷泽说,诺贝尔奖是对他科研成绩的最高等级的肯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他摆脱了必须做科研的压力,而他在今后的工作中更愿意把精力放在学生的培养上,毕竟在过去50年他积累了丰富的科研和教育经验,在他看来这种体验和启发对学生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而他也非常享受和学生在一起的过程。“教学过程中最让我高兴的是学生们在科研中表现出的能力,他们对于我是精神上温暖的陪伴。”作为天津大学教授,他也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时间来指导天大的学生。

  目前,天津大学正朝着建设“双一流”(世界一流学校和一流学科)的目标努力,显然弗雷泽愿意在这个过程中发挥自己的能力。他谈到,要成为世界最好的大学,开放和激励卓越是首要原则。他也希望天津大学积极融入世界的科研和教育工作中去,对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敞开胸怀,同时营造良好的国际氛围,而这种特质会让大学变得更加优秀。

  多元文化融合催生原始创新

  在弗雷泽看来,他有幸获得诺贝尔化学奖,是表彰他为基础科学所做出的贡献,而不是说他在科技应用方面有所建树,所以他在谈到创新的时候特别强调要做基础科学的创新,“一旦你的工作被这种表彰基础科学最高等级的奖项所承认,那足以充分说明基础科学的重要性,因为其他人可以在你研究的基础上将原理用于新的科研领域。”

  而谈到如何创新,他特别强调多元文化的融合。弗雷泽举例说,早年他在英国的实验室请了许多外国学生,并不是他觉得外国学生比本国学生更优秀,重要的是这些学生接触到的都是完全不同的文化,这会激发出他们极大的激情和人文情怀。后来他离开英国去了美国,这种多元化的优良传统也被他带了过去,他在美国的科研小组也是由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学生构成。这种多元化的人员组成,为他的科研小组注入了创造力和创新精神。而之后有大量中国学生加入,让他们小组的研究速度达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高度。“我们全组30人中有11个中国人,他们来自中国大江南北。这告诉我们,中国学生都在趋于出国深造后,回国报效祖国,比如回天津大学教书育人。”他还鼓励年轻人在学习和科研中要有广阔的视野,勇敢而勤奋地工作,向前人没有涉及的领域开拓。

  此外,记者从天津大学药学院获悉,弗雷泽还将在2月份重返天大,届时不仅会和天津的优秀中学生代表有亲密的交流,还将携他的四位诺奖获得者朋友一起作客天津大学北洋大讲堂,和天大师生一起开一场学术盛宴。(完)

 


新晋诺奖得主弗雷泽来华拜年:我的下一个目标在中国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