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恶僧盗掘宋理宗头骨做饮酒器 后代文人多感叹

2017年02月20日 16:02 来源:金陵晚报
分享

  “六陵草没迷东北,冬青花落陵上泥。黑龙断首作饮器,风雨空山魂夜啼。当时直恐金棺离,凿石通泉下深锢。一声白雁渡江来,宝气竞遂奴僧去。金屋犹思宫女侍,玉衣无复祠官护。可怜持比月氏王,宁饲鸟鸢及狐兔。百年枯骨却南返,雨花台下开幽宫。流萤夜飞石虎殿,江头白塔今不见。人间万事安可知,杜宇声中泪如霰。”

  这是清代文人王居琼的一首《穆陵行》,这诗中“可怜持比月氏王,宁饲鸟鸢及狐兔”一句说的是西汉时期,匈奴欺压凌辱西域诸国,竟将大月氏国王的头颅割下作为饮器。而“一声白雁渡江来”一句中“白雁”乃“伯颜”谐音,指的是蒙古人伯颜灭宋一事。“百年枯骨却南返,雨花台下开幽宫。”说的是元代到明代初年与南京高座寺有关的一起悲惨的历史事件。

  恶僧盗理宗头颅做饮酒器

  伯颜是元朝军事家,蒙古巴邻氏。至元十年,即公元1273年,元世祖忽必烈任命他为征伐宋军的最高统帅。

  至元十三年初,即公元1276年2月,伯颜率元兵攻占了南宋都城临安。在出兵伐宋前,一心“效行汉法”的忽必烈曾对伯颜寄予厚望,要他向善取江南的宋代将领曹彬学习,不要滥杀无辜。

  在进入南宋都城临安后,为稳定民心,伯颜下令保护位于绍兴的南宋帝陵。

  尽管伯颜下了保护命令,南宋帝陵后来还是被杨琏真迦伙同演福寺僧人允泽等人勾结宰相桑哥给盗掘了。

  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时任江南释教总摄的西僧杨琏真迦与演福寺僧人允泽等人在桑哥的支持下,率众僧及凶暴之徒,赶到绍兴陵园,将整个南宋帝陵破坏殆尽,这是宋六陵遭到的最大一次浩劫。

  《南村辍耕录》和《癸辛杂识》都记述了事情的详细经过:至元二十二年九月,杨琏真迦与允泽率领部众蜂拥到陵区,陵使罗铣竭力相争,不让开陵,允泽拔刀相逼,罗铣无奈大哭而去。这伙歹徒有恃无恐,先盗挖宁宗、理宗、杨后等陵。

  宋理宗在位三十年,死后珍宝随葬尤多。盗贼开启理宗棺盖时,一股白气冲出,只见理宗栩栩如生。珠光宝气缭绕其身,棺底垫以织锦,包以金丝网罩。棺中宝物被一抢而光后,歹徒又将理宗尸体倒悬,撬走口含的夜明珠,沥取腹中的水银。

  事后不久,他们又盗徽宗、高宗、孝宗、光宗诸帝陵,盗走大量珍宝。

  七日之后,杨琏真迦复取理宗头颅,改造成饮酒的器皿取乐,又下令取来南宋诸帝骨骸,和牛马枯骨混杂,在临安故宫中筑一高十三丈的白塔压之,名曰“镇本”。本文开头引诗里的“江头白塔今不见”,说的便是此塔。

  暂时安葬在南京高座寺

  历代陵墓,虽多有被盗掘,而惨酷如宋六陵者,还真不多见。有人赋诗咏叹南宋陵园的被盗掘:“昭陵玉匣走天涯,金粟堆寒起暮鸦。水到兰亭转呜咽,不知真帖落谁家。”后代文人亦多有感叹者。

  明末清初的著名文人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说,元世祖纵容杨琏真迦发掘南宋帝陵,是“自古所无之大变”,这个说法大致不错。因为杨琏真迦是忽必烈非常信任的人,没有这层关系,他作为一个番僧,再飞扬跋扈,也不敢做发掘帝陵这样的大恶之举。所以清代著名文人毕沅在《续资治通鉴》中说他是“怙恩横肆、穷骄极淫”。

  杨琏真迦盗掘宋六陵一事,当时曾震动朝野。元世祖得悉杨琏真迦的罪恶后,即将杨琏真迦召还诛之。而理宗颅骨则移入管理全国佛教事宜和藏族地区行政事务的宣政院,赐给当时元朝的“帝师”收藏。

  明朝初年,翰林侍讲学士、文学家危素在南京翰林院见明太祖朱元璋,向太祖详细地讲了宋六陵被盗的情况。太祖听了连声叹息。明洪武元年(1368)正月,朱元璋命丞相李善长,遣工部主事谷秉义下文给北平大都督府吴勉,命他向西僧汝纳索取宋理宗颅骨,并暂时安葬在南京雨花台高座寺西北。

  朱元璋命人将头骨送回

  宋理宗头骨从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被盗掘,到明代初年安厝于南京高座寺,已过了八十多年,北去南返,颠沛漂泊,令人唏嘘。

  朱元璋知道此事后,也“叹息良久”。实际上正史上说宋理宗的头做了“饮器”,还有点为尊者讳的意思,据张岱《夜航船》中记载:“元妖僧杨琏真迦发诸陵,唐珏潜收陵骨,瘗于兰亭山之冬青树下,陵骨得以无恙,独理宗头大如斗,不敢更换,元人取作溺器。我太祖(朱元璋)得之沙漠,复归本陵,有石碑记其事。”

  洪武二年六月,浙江行省向朱元璋进献《宋六陵图》,于是朱元璋下旨将理宗头骨起出南归,仍然葬于宋六陵。至此,南宋皇帝理宗赵昀的颅骨,在被劫取漂泊了近一个世纪之后,终于又重新返回到绍兴陵园。

  发前朝帝陵,可谓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行。然而,历代屡屡有利欲熏心之恶人为之,但一般发生在王朝末年或社会动荡时期。而杨琏真迦之恶行发生在1285年,距伯颜灭宋不到十年,正是元朝一统中原,开国创新之时。历代之开国初期,往往政治清明,百姓休息,但元代初年就发生了这样震惊朝野,大失民心的事情,反映了元代统治者用人不查、法纪松弛之恶。元代反诗“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日三遍打,不反待如何”,元末农民起义起于江南,也不足为奇了。 刘晓平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