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兵团职工甘当羊倌由门外汉变养羊大户

新疆兵团职工甘当羊倌由门外汉变养羊大户

2017年03月04日 10:29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疆兵团职工甘当羊倌由门外汉变养羊大户
    图为第二师三十团职工陆志平正在羊舍里给羊群喂饲草。 尚新革 摄

  乌鲁木齐3月4日电(袁晶 尚新革 李中军)4日早饭后,陆志平就忙着到羊舍里,给羊群喂饲草。陆志平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三十团的一名普通职工,从2001年开始自主创业,买下连队的300只老弱病残、皮包骨头的羊,到现在拥有能繁母羊1200余只、肉牛11头、能繁母猪40头、育肥猪300头。

图为陆志平(左一)与畜牧兽医站技术人员签订动物防疫责任书。 尚新革 摄
图为陆志平(左一)与畜牧兽医站技术人员签订动物防疫责任书。 尚新革 摄

  接手羊群甘当羊倌

  “我当时四处借钱,将300只老弱病残、皮包骨头的羊从连队购买回来,很多人都笑我。”说起以前的事情,陆志平苦笑着摇了摇头,第二师三十团主要以种植棉花为主,1999年之前,每个连队都有羊群,主要是用来积蓄羊粪,改良土壤。

  陆志平说:“那时候,对于养羊我还是个“门外汉”,每天要一边照顾羊群,一边向少数民族牧民请教养羊的经验。后来,我把不能生育的老羊逐渐淘汰,将母羊培养起来,公羔育肥处理。2年后,羊群扩大到了500只。”

  经历风雨不甘放弃

  2004年10月,陆志平雇佣的放牧员伍普没能将羊看管住,羊群跑进稻田里,吃了很多稻谷,200只生产母羊都胃肠胀气,酸中毒。陆志平请来兽医,兽医摇着头告诉他:“你赶紧宰羊吧,也许卖肉还能挽回些损失。”

  “那次杀羊就杀了一个星期,宰杀的母羊很多肚子里都怀有羊羔,很多还是双羔。”回忆往事,陆志平叹口气说,当时没有完善的保险赔付,直接损失了8万余元,羊群也仅剩下百余只生产母羊。

  次年,从未上山放过牧的陆志平跟着牧羊人进入天山深处放牧,住在人工堆砌的石头房子里,用草皮盖在屋顶,带上粮油和耐储存的土豆、卷心菜,就这样在山上一住就是半年。陆志平说:“进山时,要随身带着收音机,只要天气预报说要变天,就得赶紧打背包,赶着羊群撤离,一撤就是几十里路。”

  “在天山深处,雪都是横着飘,被雪吹过,身上的衣服半边都是湿的。有时候,雪下到膝盖深时,我就在马肚子上横着绑个棍子,趟出一个雪槽,后面跟上毛驴,随后山羊带路,绵羊跟着雪槽子走。”陆志平描述当时的情景,“人和羊群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人畜都得冻死,直到翻过大坂才能躲过风雪。”

  经过十几年的磨砺,现在的陆志平已经变成第二师三十团的养羊大户了,方圆百里的牧民听到陆志平的名字,都翘起大拇指。

 


新疆兵团职工甘当羊倌由门外汉变养羊大户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