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马拉松第一飞毛腿 是个傲娇的公务员

2016年12月06日 09:28 来源:钱江晚报
分享

  在马拉松强国日本,一名每周要工作40小时的公务员却要以这个国家跑得最快的选手身份参加明年的伦敦田径世锦赛。29岁的川内优辉平日里是政府雇员,做着普通的办公室工作,戴着眼镜,看上去呆萌;但踏上马拉松赛道,他却能量充沛,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即将过去的2016年,他已经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近30场比赛,多数成绩都能稳定在2小时15分以内,他没有太多时间训练,以赛代练却能维持在世界一流水平。他也没有任何商业赞助,但一年挣的比赛奖金已超过了公务员收入。川内优辉是日本跑步界的一个异类,他与那些被大企业买断、以全职工作为交换,由企业提供资金、训练条件,为企业比赛的“体制内”运动员截然不同,他只为自己跑。正因为此,川内成了日本工作一族奋斗的楷模。

  靠业余训练练到职业顶尖水平

  上周日的日本福冈马拉松赛,川内优辉以2小时09分11秒的成绩列第三,仅次于两名非洲高手。由于福冈马拉松赛同时也是明年伦敦田径世锦赛的选拔赛,前三名才有资格代表日本出战,所以跑得最快的川内入选当之无愧。

  然而他居然只是名不折不扣的业余选手,每周上5天班,一天8小时,和多数人一样。这注定了他不可能像很多职业顶尖选手那样每天两练,留给他的训练时间至多一天一次。

  川内居住在琦玉县,他的本职工作是当地政府的一名公务员,被安排在一所高中夜校办公室接听电话,并录入数据并收集学费与餐费。听上去很乏味,但川内的人生爱好是把一年的25天休假基本用于全国以及世界各地不间断的参赛。下午1点到晚上9点这个工作时间使得川内能在早上进行晨跑训练。像大部分刻板的日本人一样,川内每周四练,每天跑20公里,约花2小时,每天下班回家他还要用自制的工具进行力量训练。

  占据任何专业领域的顶尖位置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没有母亲的彪悍家教,也许就不会有川内的今天。高中时代就是出色的中距离跑选手的川内美嘉在儿子还在小学时开始实施自己严苛的训练计划。本地公园每天都有一名小孩在母亲的呵斥下奔跑,他的任务是日复一日刷新自己的纪录,如果慢了就得加罚。而无论与小伙伴玩电子游戏多开心,一到训练时间,他都会自觉起身:“我现在要去跑步了。”

  由于从小就接受非比寻常的训练,使得川内在此后从高中到大学的校园田径队中一直具备了顽强的适应能力。即便在他成人之后,即便没有专职教练天天跟随,他同样会为着自我目标的实现而坚持不懈。

  由于川内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训练,周末和假期去比赛,而他的全马最好成绩达到了2小时08分14秒,已臻世界一流高手境界,他也参加过两届世锦赛和一届奥运会,所以日本国内都称他为“最强公务员”或“市民跑者”,很是励志。

  选择独立身份不被金钱绑架

  离2016年末还不到一个月,川内的行程表上已经记录了今年参加的大大小小近30场比赛。他的确是个异类,因为没有足够的训练时间,以赛代练居然能保持如此之高的竞技水准。此外,没有接受任何商业赞助的他,已经能靠奖金赚得比公务员收入还多。

  在日本,政府职员被禁止接受企业的赞助费或出场费。当被媒体问及既然这么有名,完全有获得商业赞助的潜力,为何还要全职上班时,他只是笑道:“自从开始跑步,每年都创造个人最好成绩,这种环境很适应我,所以没理由辞职。”

  与中国一样,日本也有体制内的运动员。传统的日本职业体育体制是大企业赞助商模式,一般来说,一些著名企业会招募有潜力的大学体育特长生,提供一份优厚的物质保障和完备的内部训练条件。作为全职工作的交换,这些精英选手在比赛时穿着印有企业名字的服装,为雇主代言。

  就马拉松而言,精英选手和业余选手本来属于两个世界。后者什么都要自掏腰包,前者不但包吃包住分文不花,用谁的产品还能赚一大笔钱。

  在日本,顶尖运动员绝大多数都代表企业参赛,但川内是个例外。

  往更深处说,川内选择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他认为,自己跑步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获得某种自由。如果受雇于企业模式的“实业团”,那么诸如怎么跑、去哪儿跑之类的自由选择就会被限制,这就违背了自己的初心。

  起初,川内是独行者,不被许多体制内选手待见。业余选手能比职业选手更优秀,就是一种对传统的挑战,因为它意味着旧有体制的合理性将被质疑。

  但渐渐的,有人开始效仿川内,以独立身份在竞技体育之路上前行。川内用行动展示了一条体制外通向成功的路径,他开始有了同行者。

  而对于日本数百万上班一族来说,这个仅1米70其貌不扬的小个子亦是一种精神鼓舞。他让这些周末仍在坚持劳动或锻炼的人感觉到付出终有收获。马拉松之所以在日本受宠,因为在泪与汗中才能淬炼出坚忍的美德,这正是深受日本国民认同的文化价值观。记者 伊志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