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平台“裸播”吸金 上线10天涉案130万元

网络直播平台“裸播”吸金 上线10天涉案130万元

2017年02月24日 18:29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裸播吸金  网络直播平台被查

  手机直播平台现在非常火热,许多手机直播软件也应运而生。而一些受到利益驱使的人也打起了直播的歪主意,利用淫秽色情的内容来赚取眼球,而一些年轻女主播借助直播平台,不惜出卖色相,利用大尺度的表演来赚取钱财。广东“扫黄打非”部门近期就查获了这样一家涉黄直播平台。

  中山市“扫黄打非”办公室主任 罗建华:我们的公安和我们的综合执法队都收到了举报。我们第一反映就是要收集证据,所以我们其实在这几天里面都在不断的收集有关证据。

  收到线索后,中山市公安局立刻成立专案小组,连夜对淫秽直播平台开展取证调查工作。

  然而通过初步的调查,眼前的事实却让办案民警大吃一惊。

  运行几天 注册用户超两百万人

  根据调查,视频直播平台在2016年12月1日正式上线运行,用户可以免费进行下载安装使用。而在短短的数天之内,视频直播平台的注册用户就超过了两百万人,在网上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朱子杰:当时据我们观察,同时在线的有30到50名主播左右,应该有70%的女主播都涉嫌到色情淫秽这个表演这一块。

  警方取证画面

  专案组民警通过调查发现,这款软件的专利权属于中山市米尼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登记地址在中山市开发区内。事不宜迟,民警立即前往该公司进行调查,然而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朱子杰:经过核查发现,它所登记的地址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公司,等于是代办工商营业执照的工商中介公司拿自己的地址给他注册的。

  空壳公司运作 调查注册法人

  一阵疑团笼罩在办案民警的心头,这么一个火爆的视频直播软件,注册公司竟然是一家空壳公司,那么它的实际拥有者又是什么人呢?他们又在哪里呢?

  于是,民警对注册法人展开调查,希望能有所收获。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朱子杰:经过核查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李成波是广东茂名人,也是长期在广东茂名一带工作和生活的。于是当晚6点多钟,我们就已经派出抓捕组,赶赴广东茂名对他进行了抓捕。

  顺藤摸瓜 摸排出嫌犯间关系

  根据李成波交待,注册米尼特公司是他朋友刘炫斌用他的身份证去注册的,他只是帮朋友忙而已,具体事情他并不十分清楚。然而办案民警经过排查核实,事实却并非如此。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林懿辉:他说我也不知道干嘛的,我给我的同事,给刘炫斌他们的,但是他有分红。

  那么刘炫斌究竟是谁呢?很快办案民警就锁定了刘炫斌的位置,并将其抓获。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林懿辉:专案组把这个刘炫斌给找到了,他跟他广州的同学陈俊先搞了一个公司,搞的直播平台,这个叫lolo的,这个lolo就挂在这个公司名下。

  根据刘炫斌交待,他和李成波是小学同学,彼此之间关系非常好,注册公司是用李成波的身份证注册的。而该视频直播平台是他另一个同学陈俊先为主组织创立的,于是民警继续顺藤摸瓜,逐个摸排出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关系,并决定迅速进行抓捕。

  专案组民警根据线索顺藤摸瓜,迅速把1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并查封涉案资金130万元,查获一批电脑手机等作案工具。

  上线10天涉案130万元 为何如此火爆

  短短的十天之内,这个涉黄直播平台的注册用户就超过两百万人,累计交易共计五万笔,总获利达130万元,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平台在短短数天之内就如此的火爆呢?

  警方取证画面

  根据办案民警的侦查发现,在LOLO视频直播平台中,有一些淫秽表演的女主播是犯罪嫌疑人专门从网上主播中介那里招募而来的。这些女主播居住于全国多个省市,在住处面对摄像头进行表演。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朱子杰:女主播的这个色情淫秽表演的那个尺度是相当大的,而且这些女主播我们发现她有自己的一些手段和方式吧,来引诱这些观众对她们进行一个打赏。比如说她今天晚上的打赏值达到一个什么程度,她就许诺暴露某些部位。她还会采取语言或者肢体语言的一些挑逗,引诱这些围观的观众对她进行打赏。

  而主播中介、主播、视频直播平台这三者之间提前已经协商好利益的分成。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朱子杰:他们之间是有协议的,据我们现在侦查掌握到的情况,对于打赏的这部分金额,女主播是占得35%,然后有存在女主播中介的,就中介得5%,然后直播平台得60%。

  主播中介和视频公司之间直接甚至还签订了协议。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林懿辉:纸质的,打好之后传真,通过QQ那个扫描就是发文件过来。内容就是你帮我找到以后要怎么样,主播的内容大概是怎么样,就是胆子比较大的,敢露点的,太危险的这不清楚,就是说打擦边球的。然后这个主播的收成,我给多少你,就很简单,其实就几句话的问题,那么当时的协议就这么。

  那么面对视频直播平台中出现的大量色情表演,平台的运营管理者们是怎么样处理的呢?他们到底知不知情呢?

  犯罪嫌疑人 沈斌: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说要做成一个黄色的平台。我们一直奔的就是一个绿色的平台去做的,只是说在业内的潜规则来说,在产品上线的前一段时间,我们都不会说刻意去管这个东西,所以说有一种放纵的行为在里面。就是说避免新主播进来了,动不动就被封号,会影响我们用户的一个留存。

  主播达数百人 用户呈井喷式增长

  从上线到关闭运营才十天内,注册用户呈现井喷式增长,点击量、注册量也不断飙升。每天开设直播的主播也有数百人之多,每名主播的直播房间均可吸引几百甚至几万的网民观看。那么幕后的操作者,到底又是怎样的形象呢?

  中山市公安局民警 朱子杰:他们等于说是学历挺高,而且网络科技的这个专业知识很丰富。一方面是法律意识淡薄,另一个应该还是侥幸心理。他们认为一个直播平台,刚刚上线是不会引起公安机关或者是扫黄打非部门的重视的。那么等发现了我就已经人气够了,我就可以把它进行一个调整了,那么抱着这样一个侥幸心理。

  在直播软件中主要负责研发等技术方面的犯罪嫌疑人何少岳,学历是博士,在信息技术方面有一定的造诣,在专业领域里已经逐渐开始崭露头角。

  犯罪嫌疑人 何少岳:本科读的是数学,应用数学,然后研究生读的是信息技术,然后博士读的是认知心理学,就研究大脑怎么公开学习那块的,但是实际上是跟计算机结合起来的。然后当时2012年的时候,他们就派我去硅谷去跟一家公司然后深度合作,然后做情景感知的SDK,所以那时候在硅谷去工作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候就一直在创业了。

  然而法律意识的淡薄,以及侥幸心理,使得原本知情的他,并没有把已经触犯法律的事实放在心上。

  面对镜头,犯罪嫌疑人悔恨不已,但触犯了法律终究将接受应该有的制裁。

  犯罪嫌疑人 何少岳:因为我自身我自己有一个很爱的或者说很爱我的一些家人、老婆,而且还是刚刚结了婚。说实话我是从来没想过我会进来的,这是真的。因为我一直是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技术控,纯技术迷。可是现在连做这些事情都变得虚幻飘渺了,空中楼阁,每天只能面对高墙。

 


网络直播平台“裸播”吸金 上线10天涉案130万元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