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白洋淀芦苇产业遇“寒冬” 12万亩芦苇遭弃收

2017年01月24日 17:5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河北白洋淀芦苇产业遇“寒冬”12万亩芦苇遭弃收
    安新县端村镇马堡村边,连片的芦苇被弃收,任其枯败腐烂无人问津。 于俊亮 摄

  保定1月24日电 (记者 吕子豪)曾经因著名作家孙犁的《荷花淀》而伴随白洋淀一起出名的还有白洋淀的芦苇。但近年来,每逢冬季来临,都有超过十万亩的淀区芦苇被丢弃在苇田里,任其枯败腐烂,其经济价值已无从谈起。而淀中的村庄多被苇田包围,遍野干枯的芦苇一旦被引燃,将出现“火烧连营”的惨剧,直接威胁到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为探究其个中原因,并力图为之寻求出路,记者前往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境内的白洋淀渔村进行实地探访。

  1月24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渔村的街道上已摆上了年货摊,大红的春联、喜庆的年画,年味愈显浓郁。而安新县端村镇马堡村党支部书记刘闯会却有个“牵挂事”不能放下。上午10时许,已经沿村边转悠了近两个小时的他,仍在不时地向四处打望,寻找苇田中有无村民上坟等用火点。

  “许多村民的坟地在淀区的苇田里,现在的芦苇基本都干透了,遇火就着,可不能掉以轻心呢!”据刘闯会介绍,该村是白洋淀典型的水区村,全村2000来口人,547亩芦苇地。

  “原来卖芦苇、苇席、苇箔的收入占村民总收入的七成以上。”刘闯会说,由于近年来芦苇价格持续下滑,辛苦一天割苇的钱还不够工资,导致淀区的芦苇出现大面积弃收。每到冬季,干枯的芦苇围绕着村庄,安全隐患很大。

  马堡村的村会计张月楼给记者算了一笔帐。他说,一个壮劳力一天可以收割芦苇40捆,每亩苇田可产苇80捆,每捆200根。其中可选出好苇3成左右,现在每根好苇能卖6分钱,收割一天能挣120元。但人工工资一天最低要150元,忙活一天下来还得倒赔30元。“原来的一根好苇能卖到1毛3分钱,现在价钱降了一多半,市场还小的可怜。”

  刘闯会分析称,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习惯的改变,农村的住房多由砖瓦房转变成水泥房,造成原来建房用的苇箔市场丢失。另外,出口苇箔的价格下降,以及人工费和材料费的上涨,再加上个别渔民为了追求利润,在编织过程中偷工减料,都加剧了白洋淀芦苇产业的萎缩。

  刘闯会还称,原来芦苇产品畅销时,村民每年都从淀里挖出淤泥培到苇田里,还定期打药、除草,精心管护。现在芦苇产业没了市场,人们不再用心对苇田进行管护,导致芦苇的生长一年不如一年,大片的芦苇被杂草缠绕倒伏,昔日青绿的芦苇田变成了如今的“荒草滩”。

  据白洋淀湿地保护办公室主任郭悦安透露,国家林业局颁布的《湿地保护管理规定》中,明令禁止毁苇造田。目前,水区村民不再对芦苇管护上泥,造成大量淤泥沉积在淀底,加之弃割的芦苇腐烂,会对白洋淀的水质造成一定的影响。

  “芦苇弃收更会直接影响下一年新苇的生长,长此以往,将会对白洋淀的旅游观光带来冲击。”安新县旅游局局长赵琳对此现象也“忧心忡忡”。

  为解决白洋淀芦苇的弃收问题,近年来,安新县积极与多个造纸企业沟通,试图为芦苇找到一条新的出路,但终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2016年,县里多方筹措资金120万元,对白洋淀景区大淀观光旅游线路周边、主航道两则等重点区域的芦苇进行了保护性收割。“这肯定是杯水车薪。”安新县农业局局长王立新表示。

  王立新透露,目前安新县共有水区村101个,芦苇面积12万余亩。以现在的收割成本计算,全部收割每年县财政需投入资金1800万元。“国家财政对农业耕地保护性支持补贴每年每亩为88.1元,但对苇田没有明确政策支持。”

  刘闯会认为,吸引国内外企业、公司以产业化介入,或是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明确湿地保护中苇田的补贴标准,实行政府出资、统一管护、整体收割的办法,或能化解白洋淀芦苇弃收的困境。

  白洋淀位于京津冀腹地,总面积366平方公里,为华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素有“华北明珠”之美誉,是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白洋淀汇集了自太行山麓发源的9条河流之水,形成一片由3700多条沟渠、河道连接的146个大小湖泊群。夏季芦苇密集,水道形成苇墙中的迷宫,风景迷人。(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