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抱俩娃 梅婷复出:我只想无可替代

三年抱俩娃 梅婷复出:我只想无可替代

2017年02月21日 11:0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三年抱俩娃 今年全面复出

  梅婷复出:我只想无可替代

  三年抱俩娃,一男一女凑个“好”。演员梅婷将2017年视为全面复出的一年,坐在北京青年报记者面前的她由内而外散发着渴望拼一把的干劲,很有感染力。可是,尽管自信“到了一个演员最黄金的时候”,她也必须面对全职妈妈重返职场的残酷环境——“演员更年轻化,好的角色和剧本凤毛麟角”。说得再惨烈一点,曾经“大女主”最有力的竞争者,现在可能要在点播率和话题性的权衡之后被放弃了。但也并非全是“坏消息”,刚刚落幕的“中国电视剧导演年度榜样”表彰大会上,梅婷凭借三年前的旧作《父母爱情》,与周迅和孙俪并列“最佳电视剧女主角”,这个奖由300多位电视剧导演人手一票投出来,表达了业内对一个优秀女演员的念念不忘。

  梅婷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始终来自《不要跟陌生人说话》,这造成了公众一直认为她是个柔弱的女子;不久前的真人秀《妈妈是超人》,又暴露了她带孩子笨手笨脚的一面……事实上,跟梅婷对话,你会发现她是个内心十分坚定和理性的女人。比如她的生活哲学是“不怕”,“不管明星还是总统,没有任何一种身份能赋予人无比的能量,只有不怕才能帮到自己。”比如,小鲜肉们在用替身拍戏,她说羡慕这样的“热度”,但是如果一个演员能被替身、电脑技术取代,最终结果只能是消亡,所以她心中异常清楚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只能做一个特别扎实的演技派、好演员,好到让观众相信计算机不能替代我。”

  “反面妈妈”的真实生活

  表演一直是梅婷最专注也最自信的事,不担心年龄渐长,反而开始羡慕“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拿金球奖那种表现成熟女人情欲、内心的作品,而两个孩子出其不意地“造访”,完全打乱了梅婷的节奏。

  她说原本医生告知自己的体质不易受孕,就跟丈夫做好了丁克打算,谁知道一结婚就成了三年俩娃。更为挑战的是,梅婷从小习惯了寄宿学校和部队生活,有了孩子,突然变成双方老人外加哥嫂、保姆十几个人一起生活的大家庭,文艺高冷的独立王国瞬间变成无处躲藏的人来人往。但是,梅婷说,在这三年,她对自己的要求就是生活琐事中不疏于专业学习,“孩子们睡觉的时候往往都是我工作的时候,比如看片、看书。所以,我觉得这三年没有中断学习,这也让我坚信自己表演的能力没有退步,甚至理解生活的能力更强、更丰富了。”

  家庭和事业的兼顾,梅婷对个中艰难深有体会,“作为妈妈,最重要的功能其实是陪伴,所以根本无法平衡。你是做你自己,还是说完全放弃一个自己独立的社会身份来做一个妈妈?答案是只能牺牲。我跟自己说,不陪孩子的时候,一定要做不浪费时间的事。”

  不过,让梅婷万万没想到的是,复出的第一个工作竟然是带着孩子上亲子真人秀《妈妈是超人》。她央求经纪人:“我想工作,但是能不能给我弄一个真正的工作。在家带孩子我不拿手,我又那么胖。”但经纪人王京花觉得她特别适合真人秀,生活中耿直得可爱,便使出激将法:“人家还未必想用你呢,他们(湖南卫视编导)也需要热度明星。”这一说,梅婷想起来《父母爱情》2012年拍完一直没人买,直到男主角郭涛上了真人秀《爸爸去哪儿》突然就卖出去了,2014年才播出。

  《妈妈是超人》的确给梅婷带来了热度,却并非全是鲜花。节目中她几乎是个“反面妈妈”,笨拙慌乱无所适从,以至于很多人不理解梅婷为何要参加这个节目。“见面后他们说不要梅婷,她不会带孩子,后来他们又用我了,是因为变了个思路:这么笨的一个妈妈,正好给别人托底,总得有一个反派。”节目里的几位明星妈妈都是“超人”,可梅婷连用奶瓶喂奶都会把孩子呛到,她担心这么“笨”会被观众讨厌,“我不会给孩子洗澡,但是我有力气,我老公给孩子洗澡,接水、倒水这些粗活我来,那么大一个澡盆,扛起来我就倒了。”录完后,节目组把梅婷“超人”的一面都剪掉了。为了戏剧效果,让她别干这些事,就是什么都不会,就是要把最不会的显示出来,梅婷郁闷了,“在我想象中真人秀不就是要真实吗?”

  要好到不被计算机取代

  真人秀中水土不服是梅婷跟市场新环境磨合付出的“代价”,但是在演戏这块根据地,她却守住了不变应万变。复出后面对剧变的大环境,她的心态反倒很淡定,“因为我看到结果了。”

  梅婷一个女朋友的老公是技术男,他郑重告知梅婷,“再过五年根本不需要你了,我们把你的表情捕捉下来,全部用电脑做。”那天聊完了以后,梅婷觉得自己本来就不是热度明星,再过五年都被技术取代了,热度明星都可以不用演戏了,演员这个行业不存在了,“太可笑了”。

  梅婷反倒觉得既然未来是这样,自己真的没有退路,只能做一个特别扎实的演技派,“我的表演是任何替身都达不到的,观众要看的就是我。我的表演是我来演这个人物,能演出特别不一样的东西,我的层次,我的反应。基于这一点,必须得做一个好演员,好到让观众相信计算机不能替代。”

  她也听说最近好多人用替身演戏,“我觉得也是可以的,太忙了,市场那么需要他们,我很羡慕。但是如果长期这样做,替身都可以替代你了,计算机分分钟就更能替代你了,没有唯一表演的时候,总有一天会被替代。”

  《琅琊榜2》不是蹭热度的作品

  梅婷复出的第一个电视剧角色,是《琅琊榜2》的反派女一号。外界觉得她演惯了“大女主”,可能有点“委屈”,但梅婷丝毫没有这种功利的感受,相反对好团队、好剧本的渴望比任何时候都强烈。倒是导演孔笙出于爱护,在梅婷决定接演之后主动调整剧本,要把原本一黑到底的霸道皇后变得不那么坏,还跟梅婷保证“最起码洗到灰色”。梅婷对孔笙说:“不用帮我洗白,黑也好,只要不是太傻、太笨的那种功能性反派就行。”

  出道以来梅婷还没在电视剧中演过反面角色,她的方法是为皇后的“坏”找心理依据。“我设计她的关键词是‘怕’,越怕就越不安,她的正能量很弱,她身边有忠心耿耿的好人,但是她跟那些更黑暗、更害怕的人越走越近,于是她做的所有的决定都是错误的。”梅婷说,这个心理依据是她在生活中的经验提炼,她认为没有任何一种身份能赋予人无比的能量,别管是明星还是总统,只有不怕才能帮到自己。“我每次做错事或者特别不对,越走越乱的时候,最后总结都是因为怕。当我们遇到一件事,选择怕,就会接着选择谎言,选择躲避、退缩,但是越是这样,就得用更多的谎言包裹。如果索性就面对了,往往豁然开朗,或者峰回路转。我要是能把这个心理层面的东西演出来,那么观众也能够通过这个角色得到一些启示吧。”

  《琅琊榜2》是当下很受市场期待的一部作品,但外界也普遍担心它最后沦为一部蹭热度的剧作。梅婷一口否认,她说对《琅琊榜2》的自信来源于团队,“到了现场看到孔笙导演就知道了,他是非常稳得住的。你知道他们多较劲吗?没有碰到过一个电视剧剧组,每天晚上收工以后,导演组的人坐在一起,大家在那念剧本,分配一个角色。拍《父母爱情》时他们也那样。那是2012年,到现在2017年,他们的团队已经这么牛了,还是每天晚上念剧本。”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三年抱俩娃 梅婷复出:我只想无可替代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