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巴以政策渐归理性:或不偏袒任何一方

2017年03月29日 09:09 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

  据此间媒体报道,经过连续两周的马拉松式会谈,以色列方面最终同意特朗普政府的要求,将定居点建设活动限制在一些大的定居点集群内部。对此,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第二天的每周例行内阁会议上予以驳斥,“这些报道中有很多事情都是错误的,但我不会详细解释,我们与白宫之间的对话仍在进行中”。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定居点问题一直是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的核心问题之一。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发表了许多坚定挺以的言论,包括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承诺当选后立即将美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支持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扩建定居点等。特朗普当选后,以色列的右翼势力认为美新政府不会限制定居点活动,于是开始大肆扩建定居点。仅1月份,以政府就先后5次宣布定居点建设计划,总共超过6000套住宅。此后,以色列又通过了一项定居点合法化法案,使此前被以本国法律认定为非法的数千套定居点住宅有了合法身份,并且允许征用巴勒斯坦人的私人土地建设定居点。

  然而,2月2日,白宫却罕见地批评了以色列政府近期的定居点扩建行动。白宫新闻发言人斯派塞说,尽管美国不认为以色列定居点是对中东和平的阻碍,但仍认为建设新定居点或扩大现有定居点的行动对达成上述目标无益。特朗普也向内塔尼亚胡传话说,希望在两人会晤前以不要采取任何令其感到惊讶的单边行动。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8日,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附近,以色列新犹太人定居点正在建设当中。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8日,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附近,以色列新犹太人定居点正在建设当中。

  特朗普上任之初所显露的亲以挺以印象,正逐渐回归“不偏袒以巴任何一方”的立场。在内塔尼亚胡2月中旬访问美国的同时,特朗普派遣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访问巴勒斯坦并与巴总统阿巴斯会谈。3月10日,特朗普首次与阿巴斯通电话,并正式邀请后者访问白宫,商讨恢复中东和平谈判进程。特朗普在电话中强调,巴以间和平协议必须通过双方直接谈判达成,美将与两国领导人密切合作,促进目标的实现,但美不会将任何解决方案强加给双方,巴以也不能将任何协议强加给对方。特朗普还向阿巴斯保证会在巴以问题上公平对待,不偏袒任何一方。阿巴斯随后也对外界称,他认为近期与特朗普政府的交流很可能为以巴带来和平。

  然而,在盘根错节的定居点问题上,美方的穿针引线尚未见效。3月13日,特朗普国际谈判事务特别代表格林布拉特到访巴以地区。他前后两次与内塔尼亚胡会晤,总共长达8个多小时,重点聚焦在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问题上,但显然两人并未达成共识。

  格林布拉特表示,特朗普并不像奥巴马那样要求以色列完全冻结定居点建设,但希望能找到一个既允许最低限度的建设又符合推动和平进程需要的方案。他要求以方必须采取切实措施,放缓定居点建设,以显示其推动和平进程的真诚意愿。具体而言,美国不会反对以色列在位于1967年分界线之外的东耶路撒冷的犹太社区新建住宅,也会接受以在主要的定居点集群内部每年新建一定数量的住宅,但以不能在这些定居点集群之外新建住宅,包括在各个独立定居点内新建住宅。

  但出于多种原因,内塔尼亚胡拒绝接受此方案。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内部的右翼成员必将反对这一方案,执政联盟的极右翼政党“犹太家园”更会激烈反对,如果该党退出执政联盟,将导致政府解散。此外,内塔尼亚胡此前再三承诺,将为2月初被最高法院强制命令拆除的非法定居点——阿莫纳的居民们重新建一个定居点来安置他们。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就职之后,放缓了兑现对以色列的承诺,其巴以政策逐步回归理性。特朗普意识到,一味支持以色列而置阿拉伯国家的利益于不顾,显然不是有效的解决方式。在入主白宫之后,特朗普就没再说过要将驻以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的话了,因为埃及、约旦、沙特等国领导人与特朗普见面时都明确表示强烈反对美将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警告说会引发严重后果。有分析人士认为,估计此事将束之高阁,不了了之。

  特拉维夫大学中东问题教授梅厄·利特瓦克认为,从特朗普与以、阿领导人之间的频繁接触可见,其对促进和平进程是严肃认真的,他的决心甚至不亚于奥巴马和克里。这可能跟他作为成功商人的性格有关,他把实现巴以和平的奇迹作为一个挑战目标。不过,如果这一切努力的目的只是让巴以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的话,最后的结局依旧会是无法达成协议,和平进程再次中断,因为双方的分歧实在太大了,根本无法妥协以达成共识。

   (本报特拉维夫3月28日电 本报驻特拉维夫记者 王水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