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月子会所新生儿患鹅口疮 家长:会所护理不当

2016年12月07日 13:32 来源:西安晚报
分享

  为了让刚出生的孩子在月子里得到最好的照顾,市民李先生花费18000元让妻女两人住进了位于锦业路的一家母婴会所,可是入住第14天时,孩子的口腔就出了问题,而且满月时,病情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家长这才知道工作人员当初给孩子使用的是抗生素类的处方药。

  婴儿住月子会所期间患上鹅口疮

  今年8月12日凌晨,李先生家迎来了一个健康的女宝宝。8月14日中午,产妇和宝宝住进了提前预约好的位于锦业路的幸福湾母婴会所。入住14天后,李先生的妻子发现孩子每次吃奶都会哭闹而且吐奶,掰开孩子的嘴巴一看,舌头上有一层厚厚的白色舌苔,询问工作人员后被告知是奶瓣,工作人员宽慰家属说,这种情况对婴儿来说很正常。直到4天后,会所内另外一位工作人员查房时,用棉签在孩子嘴里擦了一下,告知李先生孩子患上了鹅口疮,事后,工作人员让李先生去药店购买了一盒名为制霉菌素的药膏,由工作人员轮班为孩子涂抹。

  在母婴会所住满26天后,李先生带着妻子和孩子前往医院为孩子做满月儿保时,医生发现孩子口腔内的鹅口疮已经扩散到上唇、下唇和两颊部。

  为了查清病因,排除了母亲霉菌感染传染给孩子的致病因素后,医生告知李先生,月子护理过程中入口东西不洁也有可能致病,另外,制霉菌素这种药属于抗生素类的处方药,婴儿的用药比例要严格按照医嘱执行,否则会对孩子身体产生一些不良影响。

  家属怀疑系月子会所护理不当所致

  医院确诊后,李先生按照医嘱配合治疗,由于孩子年纪小抵抗力较弱,直到现在鹅口疮仍在反复,时常还会出现烦躁、哭闹、吐奶的症状。

  花了那么多钱住进月子会所,工作人员工作却不精心,入住期间甚至发生了错拿别人家奶瓶给孩子倒水的情况。这次孩子生病,李先生一家怀疑是这家月子会所照顾不周,工作不负责所致。同时,孩子的奶瓶在会所集中消毒的卫生条件不达标也可能是病因。让李先生气愤的是,母婴会所并非医疗结构,却能给患病的孩子随意开药并使用。“母婴会所应对孩子生病事件负责,并承认他们的护理行为失误。”李先生说。

  会所回复称新生儿照料符合流程

  近日,对于李先生一家提出的质疑,幸福湾母婴会所的一位张姓负责人做出了回应。

  这位负责人称,母婴会所提供的是母婴的养护护理,不是医疗护理,也就是说,只负责照料产妇和新生儿的生活,对其健康状况,只有及时监控汇报的义务,并不负责诊断治疗。工作人员给生病孩子涂抹药膏也只是帮助家长完成一些较难的护理工作,并非是对孩子的病情进行诊断和治疗,孩子生病,家长应该前往医院检查确诊治疗,这些内容在双方签订的服务合同中都有说明。

  至于家属质疑的照顾不周,奶瓶消毒卫生条件不达标,张姓负责人称,会所对于母婴的护理全都按流程操作,符合规定。并且婴儿致病原因很多,不能单方面地认为是母婴会所的责任,家属也没有提供权威机构出具的证明是母婴会所有责的材料。如果李先生一家有什么诉求,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记者调查

  月子会所火爆背后

  缺乏行业标准和监管

  近几年来,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以“月子会所”为代表的婴幼儿护理机构发展迅速, 而与此相关的服务合同纠纷、人身损害纠纷开始显现。记者日前走访了西安几家知名月子会所,发现坐月子价格不菲,少则一两万,多则五六万,而且生意十分火爆,但在火热景象之下,月子中心也因缺乏行业监管和规范标准遭到多方质疑,甚至一些“作坊式”的机构也混迹其中。

  市场:价格不菲 需求火爆

  “家里有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平时老人带,可是马上老二就要出生了,如果在家坐月子,家里人肯定无暇分身去照顾产妇和月子娃,如果请月嫂的话,家里地方又有限,确实是个头疼事。”即将生产的李女士说,和家里人一商量,决定等老二生下来,她就带着孩子住到月子中心,一打听才发现价格不低,一般的就得2万元左右,高端些的五六万,甚至上10万元的也有,考虑到自家的经济条件,她决定在东郊一家会所订了个15000元的初级月子套餐。

  “今年是猴年,很多人都想要个猴宝宝,加上生二胎的家庭逐渐增多,来预订月子套餐的比羊年的多出三四成。”一家母婴会所的前台接待人员说,去年每个月会所里都有空房间,今年几乎月月爆满。

  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

  记者了解到,大部分月子会所都打着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专业、科学的母婴护理服务旗号,并称工作人员都曾是大医院的医护人员或是拥有月嫂证的专业服务人员。记者走访后发现,很多月子中心是在酒店、公寓租用一整层或是几层,重新分割装修后就开始开门招揽生意,工作人员也并非专业技术人员,有的是刚从卫校毕业的学生,并未取得护士资格的年轻女孩,有的甚至只有一张健康证就在会所内从事服务工作。

  西安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王军说,目前,西安市内比较有规模的月子会所已经达到五六十家,但仅有3家加入到家政服务业协会,剩下的都游离在外,他们的服务质量不受监管。一般入住月子会所,双方只是签订简单合同,服务合同中虽然约定了高额护理费用,但大多对具体服务事项、收费项目、收费标准等语焉不详。由于整个行业缺乏行业标准,服务质量争议大,在月子会所内发生的事故近年来也是屡见不鲜。

  行业标准缺失 期待国标出台

  王军说,母婴服务是近些年迅速发展起来的一个产业,目前还没有一个行业标准。目前天津、南京率先制定了规范月子中心的地方标准,今年年初西安市也开始筹备成立西安母婴行业协会,但没有制定出一个详细的行业规范。

  据了解,月子会所不仅涉及住宿,还包括餐饮、护理等多方面,开宾馆要卫生许可证、开饭店要食品经营许可证、开医疗机构更要得到卫生部门的批准许可,而开月子会所只需要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即可营业,加之工作人员的专业资质审核、人员配比全由会所自行聘用、调配,一些所谓的专业儿保医生也都并非专职,而是走穴形式。月子会所涉及保健行为,关乎母婴健康,监管需要卫生部门的参与。由于月子会所,甚至母婴保健,都没有列入国家统一管理的收费项目,因此这一行业的物价管理目前依靠市场调节,自己定价后,也不需要在物价部门备案。以上种种问题,仅仅依靠自律并不能确保母婴护理行业健康长久发展,亟须有关部门牵头制定统一标准,进行统一管理。

  专家:消费前要全面考察

  王军建议,消费者在选择月子会所前应先检查对方是否拥有营业资格;家人可以预先参加体验活动,充分了解月子会所免责条款;签订合同前最好能够实地考察,与会所推荐的护理人员沟通,了解基本情况。一旦权利受到侵犯,消费者应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

  律师观点

  月子会所 应该配合提供证据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浩公说,高价入住母婴会所,孩子生了病,考虑到产妇身体原因以及孩子治疗的问题,家长和月子中心最好能协商解决,如果协商过程中,对双方责任划分不明晰,存在较大争议,双方都可以寻求法律途径解决。

  王浩公表示,客户与月子中心之间是合同关系。在合同期内,月子中心有权利和义务来照顾孩子。孩子生病是否与月子中心的照料不周或其他问题所致,作为当事的月子中心应该配合提供证据,具体责任,应由相关部门做出权威的认定后确定。

  本组稿件由记者 龚伟芳采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