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水巷口,一场迎接台湾诗人罗门“回乡”的追思会

2017年01月24日 23: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海口水巷口,一场迎接台湾诗人罗门“回乡”的追思会
    罗门的侄子韩东光将于1月31日赴台北,参加2月2日罗门的追悼会。 骆云飞 摄

  海口1月24日电 题:通讯:海口水巷口,一场迎接台湾诗人罗门“回乡”的追思会

  记者 关向东 洪坚鹏

  “罗门,兄弟,请你回家/请你回家过大年/兄弟,你听到了吗?/我,成千上百个我,迎你回家/你的名字如风如海风/吹过我的心吹过我们的心/你的名字是海南的文昌的铺前的海风/吹过回家的路。”

  90岁的琼籍台湾华语诗人罗门本月18日在台北仙逝,一个月前他曾向参加两岸诗会的大陆诗歌研究者表达希望落叶归根的愿望。24日,在他的故乡海南,当地文化界、新闻界40多人,自发相聚在海口骑楼老街水巷口国新书苑,举办了一场“一位纯粹的诗人罗门”追思会,以诗歌和追忆,温暖迎接这位载入中国百年新诗史的华语诗人诗魂“回乡过年”。曾为罗门颁发两岸诗会首届“桂冠诗人”奖的海南省台办主任,为这次追思会撰写了这首《回家,迎罗门回家》。

  祖籍海南文昌的罗门,少年遇日本侵略海南岛而离乡,之后从广东去了台湾。曾任台湾《蓝星年刊》、《蓝星诗选》主编与蓝星诗社社长,曾出版《曙光》、《第九日的底流》等多部诗集,获首届蓝星诗奖。1966年他以《麦坚利堡》一诗获菲律宾总统“马可仕金牌奖”;1969年获菲律宾总统“大绶勋章”,他和夫人蓉子被并称为“中国杰出的文学伉俪”。2012年,他以“台湾现代主义诗歌巨擘”,获首届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

朗诵家罗大明在朗读罗门的诗歌。 骆云飞 摄
朗诵家罗大明在朗读罗门的诗歌。 骆云飞 摄

  追思会引起海南及国内不少文化界人士的响应,现场朗读的追思飞鸿,感动罗门故乡友。

  著名作家、海南省文联名誉主席韩少功说:“罗门先生是从海南走出去的优秀诗人,深受海峡两岸读者敬重与喜爱。我多次在海南与他相见,也曾到台湾他家拜访,总是被他的赤子童心和奔放诗情所感动。”

  刘耿说:“罗门不仅对华语诗坛有贡献,在中国现代诗发展方面有影响,还推动了两岸诗歌和文化交流。”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谭五昌评价:今年恰逢新诗百年华诞,罗门已经在新诗发展史上拥有自己独特而重要的地位,他的去世恰逢一个重要的诗歌史时间节点。罗门是一个为诗而生,将生命价值与诗歌创造价值合而为一的人。

  罗门与蓉子的旷世爱情,令《诗刊》副主编李少君感慨:“罗门和蓉子的诗歌事迹和爱情故事堪称这个时代的一个传奇,罗门是一个硬派诗人,思维方式天马行空,为人处事自由不羁,但他独独看着温柔的蓉子的眼色行事,这是何等深刻的一种爱情,蓉子在生活上制约了他,但在精神上任由了他个性的放纵和发展,蓉子的诗歌始终是柔情似水的,柔能克刚,也包容刚。”

  与罗门同获得首届“桂冠诗人”奖的江南潘维吟诵道:“我的安息日是软软的海绵垫,绣满月桂花”。这是罗门的诗句,那么安静,仿佛他的另一面……

  今天的海口,小风微寒,追思会现场,故乡人却被罗门的诗魂温暖着。

  三个小时里,有人追忆,有人朗读,中新社将多年采访罗门的素材做成了纪念片播放……罗门在天国的诗魂,与故乡人重聚,现场气氛热烈,俨然一场迎春诗会。

  海南省作协主席孔见慨叹,“罗门作品不是很多,但字斟句酌,时有神来之笔和金句。我们要学习罗门对汉语诗歌的真诚态度,捍卫汉语语言文学的尊严。”

在琼旅美画家易志群对罗门为其在台北画展写评论推介心存感激,展示刊登其为罗门蓉子所作肖像的海南《新海岸》杂志。 骆云飞 摄
在琼旅美画家易志群对罗门为其在台北画展写评论推介心存感激,展示刊登其为罗门蓉子所作肖像的海南《新海岸》杂志。 骆云飞 摄

  从1988年首次回乡,在海南师范大学演讲后,罗门、蓉子频频返乡,推广他的诗歌理想及装置艺术,渐渐为故乡人所了解。在琼旅美画家易志群对罗门为其在台北画展写评论推介心存感激;中新社记者王辛莉介绍了罗门蓉子台北灯屋故事,为其纯粹的艺术之心感动;海南画家王锐讲起如何为罗门蓉子在故乡建纪念馆而奔波……

  罗门的家人闻讯,赶来参加追思会。他的侄子韩东光将于1月31日飞往台北,参加2月2日举办的罗门追悼会。“我们将带着叔叔的骨灰回乡,并正努力在故乡铺前建起罗门蓉子纪念馆。”

  诗歌是今天当然主角。朗诵家罗大明、梅纳读起了罗门的诗《门的联想》、《麦坚利堡》、《海镇之恋》。

  花灯,初上;海风,吹进水巷口。

  追思会在2016两岸诗会“桂冠诗人”雁西的诗歌《致罗门》中结束:

  迎你回家,水巷口,时间从这里经过/从前很多海外赤子从这里经过

  而你,一位诗人/一位纯粹的诗人,也将从水巷口回到/故乡,举着无数的蜡烛,祈祷,照亮你/回家的路,暖暖的海水,暖暖的墓床/但愿从此的你,更懂得照顾自己……(完)

分享